東boy

【钟赛cp】执子之手,与子偕老 第十章

好久没更了,还有人看吗?

填坑来啦

正文分割线

﹉﹉﹉﹉﹉﹉﹉﹉﹉﹉


    坐在出租车上,邝钟一言不发,两人就那晚尴尬的坐着。


    马赛想,完了,这下可把师父惹生气了,师父本来就担心他的年龄会被我爸妈嫌弃,现在又看到我对父母隐瞒了他的身份,是不是会难过啊?


     邝钟看着小姑娘小脸都皱在了一起,满脸的自责,顿时感觉所有的郁闷都烟消云散,不行,不能就这么算了,得给她一个教训,不然我什么时候才能把小丫头抱回家呢?于是,邝钟忍住笑意,清了清嗓子:“说吧,怎么回事?为什么不向伯父伯母说清楚,还是说我真的拿不出手啊?”


     马赛一听这话就急了:“师父,你怎么说话呢,你昨天不是喝醉了吗,在那种情况下,我告诉我爸我妈我两的关系不是会给他们留下不好的印象吗?等下次有时间了,我们再一起回去不就行了?好不好嘛,别生气了。”说着,马赛拉着邝钟的胳膊撒起了娇。


      邝钟心想,小丫头还是嫩了点,等的就是你这句话。“好吧,就这样说定了,下次休假带我回家。”


      邝钟和马赛到的时候,其他人都已经来了,看到邝钟马赛一起来上班,都围了上来,柯宥嘉这个不怕死的直接来了一句:“我K,邝队威武。”别问了,这群人肯定想歪了刘静也凑到了马赛身边:“坦白从宽,抗拒从严,说吧,昨天晚上去哪了?”


      马赛明白了,原来这群人的关注点在这,她嘴硬的怼了回去:“什么去哪了,当然回家了,还能去哪?去你家吗?”说着一双魔爪伸向了刘静。


      萧让也来凑热闹了:“赛赛,我们可没问你去哪了,我们是问邝队呢,对不对?”说着,向屋子里的其他人使了使眼色。其他人大喊:“对!”


      邝钟也不含糊,一手揽过马赛:“当然是岳父家!”


      其他人:“邝队你是个魔鬼吧!”


       大家正打打闹闹开玩笑时,来案子了。受害人自称,自己花29元在网购平台买了一个手机支架。6月4日,他接到自称 “XX客服”的电话,电话称因工作人员失误,将他加入到“钻石会员”,如不取消,每月会自动扣款。受害人配合“客服”操作,被骗走12万余元。大家看到这个案例,得了,又有的忙了。


    没思路了……先发出来试试水


     

      

 


     


      


     


[钟赛cp] 执子之手,与子偕老 第九章


       第二天,邝钟醒来时,头疼欲裂,他拍了拍自己的头,试图让自己清醒起来:“这是哪里啊?我怎么什么都不记得了?”


       他穿好衣服走进了客厅,看见马赛以及坐在坐在桌旁吃早餐的两位四五十岁的人,他顿时就明白了,他的小丫头这是带他来见家长了,但他又想到自己昨天晚上喝的烂醉,肯定给岳父岳母留下了非常不好的印象,他本来就比马赛大那么多,现在又让岳父岳母看见自己这副样子,真是想想就头疼。


      马赛一转头就看见她家师父站在客房门前,蹙眉沉思,她站起身,将邝钟拉进了洗手间:“呶,这是我给你准备的洗漱的东西,都是新的,赶快洗吧,洗完了就赶快出来吃早餐。”说完,快步走出了洗手间,因为他不知道应该怎么和邝钟解释,自己为什么把他带回来,难道真的是不放心他喝了酒吗,不,只是自己想要他早点见到自己的父母。


      作警察的这些日子,她看透了太多,他们早就把生死置之身外了,她怕,她怕他离开她,也怕自己再一次离开他,所以她想和自己爱的人结婚,过平平淡淡的生活。


      邝钟洗漱完后,走到餐桌前:“伯父伯母,你们好,我叫邝钟,昨天晚上给你们添麻烦了。”


       马母:“小邝啊(emmm…小😂,好吧,我不知道马母应该叫邝钟什么),说什么麻烦不麻烦的,你是赛赛的领导,还是赛赛的师父,马赛都跟我们说了,你在队里十分照顾她,我们应该谢谢你呢。”


      邝钟一听这话,脸顿时就黑了,这丫头,就这么给父母介绍自己的。马赛看到邝钟这副表情,就知道他在生气,马上双手合十,向邝钟讨好的笑着。马父在一旁默默看着这一幕:总觉得有什么不对劲,为什么有种女儿要跟被人跑了的感觉?


      马父:“邝队长,你好,我是马赛的父亲,多谢你对马赛的照顾。”两人握了握手。马赛表示,我也很无奈,我能怎么办,她内心暗暗腹诽:爸啊,你脸上一副不情愿的样子是怎么回事呢?为了打破这个僵局,马赛拉了拉邝钟的衣角:“师父,赶快吃早餐吧,吃完咱们还得回队里呢。”


        吃完早点,马赛和邝钟就向马父马母道了别,马母:“赛赛啊,你这一走,又不知道什么时候回来呢。”说着,眼泪就涌出来。邝钟:“伯母,您放心吧,我会照顾好赛赛的,今天时间仓促,我们就先走了,改天再来看您和伯父。”


      马父将马母拦在怀里:“你说你这是干嘛啊,孩子们有他们自己的事,他们是警察,很忙的,我们就不要再耽误他们了。”看着马赛和邝钟渐行渐远,马父也情不自禁的红了眼眶:这怎么有种嫁女儿的感觉呢?(恭喜您,猜对了,就是刚才那个人拐走了你女儿)


[钟赛cp] 执子之手,与子偕老 第八章

终于放假了,以后每周尽量一章保底,但大家放心,一定不会弃文

正文分割线

﹉﹉﹉﹉﹉﹉﹉﹉﹉﹉

     于是,马赛拦了一辆出租车,打开车门把邝钟塞了进去,自己坐到了另一边:“师傅,去……(马赛家地名)

     邝钟本来是靠着座位的,开了一段时间后就倒在了马赛肩头,马赛将他揽在怀里,好让他睡得更舒服一点。

    出租车司机从后视镜上看到这一幕:“小姑娘,这是你男朋友吗?看着比你大,不过也好,年纪大点会疼人,抓住就别放手了。”

     马赛听到这句话,对着司机师傅笑了笑,重重的点了点头,是啊,以后绝对不会放开他的手了。

     当马赛真正站在自家门外时,她却有点怂了,想要敲门的手抬起又放下,她想,自己已经三个月没回来了,本来是告诉爸妈去出差了,现在回来也没有第一时间去看他们,马赛觉得自己不是个好女儿,不能陪在父母身边。

      突然,门从里边打开了,马赛的妈妈王氏(别问我为什么是王氏,我也不知道,以下简称马母)打开门,看见女儿现在门口,惊讶得说不出话来,过了好一会,她才缓过来,连忙冲着屋里喊道:“老头子,,快过来看,赛赛回来了。”

      马父听到这一声,放下手里的遥控器就冲了出来,当他看见自己的宝贝女儿现在门外冲他们笑笑着的时候,他的心都融化了,但是,他又一转眼,看见一个喝的烂醉如泥的男生趴在她的肩膀上时,他的脸就黑了。他想:自己的宝贝女儿怎么可以扛着其他男人呢,还是个老男人。

      他转身朝沙发走去,边走边说:“你还知道回来啊,三个月不见你人,电话都不知道给家里打个,你知道你都把你妈几成什么样了吗?”

      马母内心:分明是你比我还急好吧,不知道谁一天总是拿着女儿穿警服的照片看着,就怕她执行任务时有什么危险呢?但她还是一边拉着马赛进门,一边打着圆场:“赶快进来,让我看看。”

     马父:“进什么进,你不问问她带什么人回来了,就进来?。”

      马赛把邝钟放在另一边的沙发上躺下,她想:如果我现在说邝钟是我男朋友,我爸一定会把他轰出去的。于是她说“她是我们支队长,今天我们一起聚餐,他喝醉了,然后就我一个比较清醒的,我就担任

送他回警局的任务,但我不是特别想你们吗,我就把他带回来了。”

     马父听到马赛这样说,脸色缓和了下来:“既然这样,那还不把客房收拾收拾,把你们队长安置下来。”

     于是,邝钟第一次见岳父岳母就是在不清不楚的情况下,尤其是给岳父留下来极其不好的印象。

  

      

好久没更了,这几天太忙了,作业每天都要写到十二点,今天稍微少点,就趁着二晚更了一章。

下一章邝钟就要见岳父岳母了,看他是否能见招拆招,博得岳母欢心

[钟赛cp]执子之手,与子偕老 第六章

      众人听到邝钟的回答,大吃一惊,这还是他们认识的那个邝队吗?

     萧让一边将手颤抖着放在了邝钟的额头上,一边自言自语说:“不对啊,没发烧啊。”

      邝钟听到这话,一巴掌拍掉萧让的手:“去你的,你才发烧了呢!”

    

     

      涂门笑着说:“萧哥,这你就不懂了吧,这就是爱情的力量啊!你一个单身狗怎么会懂。”说着,脸上露出了温柔的微笑,大家都懂,涂门这是想起自己老婆了。萧让内心是崩溃的,我这是造了什么孽啊!

      柯宥嘉在旁边打趣到:“那是,邝队终于把我们赛赛追到手了,当然开心了,赛赛啊,你不知道。,看到你牺牲了后,邝队那叫一个疯狂,就差来找你了,后来他接到一个诈骗电话,对方冒充是你,邝队哭的那叫一个悲伤啊,他每天在队里,除了看着你的照片流泪,就是拼命破案,看到你好好的回来了,他当然要努力补偿你了。”说完,他还给了邝钟一个眼神,意思是,你看我懂你吧,你不好意思说,我帮帮你,怎么感谢我啊?

      邝钟看懂了柯宥嘉眼神的意味,难得的脸红了,他不禁想,自己表现的真的那么明显吗?还在他们面前哭的很厉害?邝钟不好意思的说:“你胡说什么呢,哪有的事?”

      说完,他又转头看了看马赛的反应,他看到马赛也在看她,眼神里全是心疼,马赛知道,这次她真的伤了邝钟,她知道了,她不在的这几个月里,邝钟是怎么熬过来的,不过,也不是太坏,这件事也让他们最终走在了一起。

      马赛扑了过去,紧紧的抱住了邝钟,眼泪不由自主的流下来,其他人识相的去继续工作了,马赛在邝钟耳边说:“答应我,以后不许再这样了,我会担心的。”紧接着,又说了一句:“师傅,我们结婚吧。”

  

      邝钟把马赛的手握在手心里,让她正视着自己的眼睛说:“傻瓜,这话应该由我来说。”

      晚上,大家就起哄着让马赛去请他们吃火锅,马赛同意了,于是,一行人浩浩荡荡的出发了。

    关前线:“西宁,我们开一辆车吧。”

     邝钟听了,也不甘示弱:“马赛,我们也开一辆车吧。”

     于是,就剩下了廖北京,萧让这两个单身汉,还有涂门这个老婆不在身边的坐一辆车,别问我柯宥嘉和刘静去哪了,你们知道的😏

    

[钟赛cp]执子之手,与子偕老 第四章

     

       邝钟牵着马赛来到车旁,他细心的帮马赛拉开了车门,看马赛坐好后,自己才坐到了驾驶位上。马赛掩嘴偷笑。

      邝钟问:“怎么了啊?笑的这么开心。”

      马赛吐了吐舌头,“我我以前怎么没发现你还有这么绅士的一面呢?”  

      邝钟说:“那是,现在那不是身份不一样了吗?以前是徒弟,就要放养,现在是老婆,当然要宠着了。”

       马赛推了邝钟一把:“去你的,什么就你老婆了?”

       邝钟坏笑着朝马赛靠了过来:“嗷,那你还想做谁老婆啊?”然后在马赛额头上落下一吻。“这辈子你别想再逃出我的手掌心”。

      马赛揽住邝钟的胳膊说:“好,答应你了,然后在邝钟嘴角印下一吻。”(马赛涂了口红)

      邝钟:“好了,别闹了,开车呢?”

      邝钟此时此刻眼里就只有马赛,却没有想起自己犯了个天大的错误,此时的十支队办公室里,柯宥嘉的电脑上,正放着邝钟和马赛在机场的幕,不是邝钟让柯宥嘉调了机场的监控,然后柯宥嘉告诉邝钟马赛的位置后就去了趟洗手间,当他从洗手间回来时就看到了那腻歪的一幕,柯宥嘉大喊了一声:“来来来,给大家看个好东西。”于是邝钟和马赛在机场的一举一动都被十支队的小伙伴们收入眼底。

     

     当他们看着马赛和邝钟离开视线,刘静捂着嘴笑着说:“我靠,邝队这也太撩了吧。”这时,旁边的朱西宁幽幽的来了一句:“你们别光顾着看热闹啊,你们还想不想在十支队压邝钟一头,不再看他的眼色行事了?”柯宥嘉恍然大悟马上动手把视频截了下来,想着以此来威胁邝钟,可谁知道呢,朱西宁也有失算的时候,自从邝钟马赛在一起后,就明目张胆的撒狗粮,与这个视频比起来就是大巫见小巫。

      萧让突然想起了一个事情,于是:“好了,邝队和马赛的事就先到这,我们接下来说说西姐和关总的事,怎么样?”

      柯宥嘉马上加入搞事:“对呀,你不说我还忘了,来来来,西姐,给我们说说呗,你是怎么知道赛赛是执行任务去了,为什么我们都不知道呢?谁告诉你的啊?”

      萧让:“这还用说吗,当然是关总了,你听听那一口一个老关,叫的多亲切啊。”

      柯宥嘉和萧让就这样,一唱一和,把朱西宁搞了个大红脸,“别再说了,好好工作,不然……”她还真不知道不然应该怎么样。

      涂门抬起头说:“不然怎么样,是不是要叫关总来帮忙啊?”然后大家异口同声的说:哎呦,我好怕怕啊。”开始笑成一团。

      关前线此时正好从门上经过,听到他们的调侃,就进来给朱西宁解围:“这是怎么了,笑的这么开心?”

      萧让对柯宥嘉说:“吆喝,这真是说曹操曹操到啊?”

      关前线假装没听到他们说了什么:“你们说我呢,说什么呢,说来我听听呗?”

      柯宥嘉给刘静一个眼神,两人:“我们再说你和西姐什么时候请我们和喜酒呢。”

      关前线转头看了看朱西宁,说:“这个嘛,可不由我啊,要看你们西姐同不同意嫁给我啊。”

      众人满脸黑线,早知道就不说了,到头来吃狗粮的还是自己,:“呕(做呕吐状)受不了了!”

[钟赛cp]执子之手,与子偕老 第三章

      

      马路上,邝钟开着车,心情那叫一个美丽啊,想着自己就要见到日思夜想的人儿了,他就开心,“五星红旗,你是我的骄傲,五星红旗,我为你自豪”一时间,车内回荡着这首歌。

   

  

        突然,他想到了一个十分严重的问题,自己还不知道马赛的具体位置呢!偌大的机场,自己得找到什么猴年马月,才能找到自己的小丫头呢,万一她等急了,走了怎么办,不行,我不能让这种事情发生,邝钟暗下决心,对了,不是有柯宥嘉这个现成的人肉导航吗?于是他赶紧给柯宥嘉打了一个电话,对方秒接:“怎么样啊,邝队,见到赛赛了吗?”说着就朝十支队的小伙伴们挤眉弄眼,一个个八卦脸全为了上来,廖北京看到这一幕,心里难受极了,于是一个人默默走了出去,但所有人都没有察觉,邝钟回答说:“见到了才怪呢,你不告诉我具体马赛在哪里,那我要找到什么时候?”柯宥嘉挑了挑眉:“邝队啊,你说我这算不算是月老啊,红包什么时候给我呢?不然……”邝钟一听到这话:“吆喝,你还威胁起我来了,赶快别贫了,如果我到机场时,看不到你的回复,你知道的……”柯宥嘉一听到这话,马上打开电脑,掉出了南宛机场的监控录像查着,涂门在一旁打趣说:“柯宥嘉,太怂了啊,不能屈服啊!”柯宥嘉嘴硬的说:“什么啊,我才不是怕他,我是想快点见到赛赛。”说着,他就在屏幕上看到了一个熟悉的身影,拿起手机:“喂,邝队,马赛在机场出口右手旁的那个椅子上呢。”邝钟听到后,挂了电话,停好车,就朝出口走去。

     

    萧让推开柯宥嘉说:“来来来,让我看看我们的马赛怎么样了,呀,好像瘦了。”柯宥嘉在一旁搭话说:“不瘦才怪呢,那窝点里又没有零食给她吃。”

     机场里,远远的,邝钟看到那抹小小的身影,心里揪了一下瘦了,他想,他快步走了过去,马赛一抬头,就看见那个自己一直都想依靠的身影迎着阳光朝她走来,那是她这三个月来做梦都想的人啊,她跳起来,朝那个身影怀里扑过去,邝钟稳稳的接住了她,她闻着他身上淡淡的烟草味,安心的笑了:“师傅,我回来了。”邝钟突然十分难过,这几个月的压抑全在这一刻释放出来:“我知道,别动,让我好好抱抱你。”他紧紧的抱着马赛,就好像要把她揉进自己身体里。他害怕,他害怕她再一次离开,马赛也缓缓攀上邝钟的肩膀,两人就这样,仿佛这个世界现在就只有他们两人。

      几分钟过去了, 邝钟放开了马赛,拉着马赛转了一圈,“没受伤吧?”马赛答非所问:“师傅,你想我了吗?”邝钟看着这个自己深爱着的姑娘,阳光迎着她照过来,在她周围镀了一层金色,就像仙女一般,

 邝钟情不自禁地拉过对面人,将她扣在怀里,吻了下去,马赛怔怔的看着邝钟的脸庞慢慢放大,她不自觉的闭上了眼睛,享受着这个她等了很久的吻。一吻过后,邝钟看着眼前这个脸色微红的姑娘,他伸出手指,抬起马赛的下巴,说:“你说我有没有想啊?”马赛听到这句话,脸更加红了,“臭流氓,不理你了”马赛说着,就跑到前面去了,邝钟看着马赛的背影想“我的小丫头害羞了”,他慢跑几步,追上了马赛,拉起她的手,边走边说:“怎么?刚撩完我就跑了?”

      

[钟赛cp]执子之手,与子偕老 第二章

      

     邝钟看到这句话,突然明白了什么,手上一滑,手机直直的掉了下去,落在办公桌上,发出沉闷的响声,邝钟拉开门,焦急的跑了出去。

     

     “柯儿,快,查一下马赛的手机号现在在什么地方”邝钟对着柯宥嘉喊道,此时的大白是丈二的和尚,摸不着头脑,他小声的问了句“为什么?”邝钟说:“叫你查,你就查,哪那么多废话?”(大白内心:怎么了吗,至于发这么大火吗,委屈😞)虽然内心腹诽着,柯宥嘉还是很快的找到了,“找到了,南宛机场,在南宛机场。”邝钟听到地名后,心里了然,和自己猜想的差不多,“她回来了,我得去接她”

邝钟作势就要出去开车,这时,在一旁一直默默看着这一切的朱西宁说话了:“你就这样去见她啊?”邝钟往外疾跑的脚步停了下来,低头看了看自己的样子,眸子里暗了暗,朱西宁接着又说:“你还不赶紧去换身衣服,该收拾的收拾?”邝钟又转身跑进自己办公室,以八百米冲刺的速度刮了胡子,换了衣服……

     

      邝钟开车疾驰在去南宛机场的路上,“不对啊,朱西宁怎么知道我要去找马赛,不对,这事和关前线肯定逃不了关系,算了,回来再收拾他,现在找到马赛最重要。”这时,十支队的小伙伴们才反应过来是怎么回事,萧老默默的问了一句:“这怎么个意思,什么情况?”大家一脸懵逼的望向朱西宁,朱西宁说:“本来是想让马赛回来自己给你们解释的,不过现在看来我不说是不行了,是这样,马赛其实是被老关派去执行任务去了,就是专门给洪先生他们洗黑钱的组织,老关是让马赛去做了卧底,并且据可靠消息说,我们内部有他们的人,所以只能对外宣称马赛牺牲了,现在任务完成了,所以马赛就回来了呗!”

    

     廖北京听了这番话,高兴的站了起来,跑到柯宥嘉身边,摇着柯宥嘉的肩膀说:“大白,你听到了吗?赛赛还活着,她就要回来了,你听到了吗,我没幻听吧,你听到了吗?”柯宥嘉被廖北京摇的东倒西歪的说:“你至于吗,把我都快摇散架了,是,你没听错,我们的赛赛要回来了。”廖北京又继续兴奋的喊道,“那我们去了接她吧”,又想到邝钟已经去接了,就一副萎靡不振的样子,“算了,就当我没说”。

他以前就能够感觉到,马赛是喜欢邝钟的,但他以为邝钟不会喜欢马赛,自己还是有机会的,但从这三个月邝钟的表现来看,邝钟也十分在意马赛,一个是自己爱着的女孩,一个是自己一直以来视为哥哥的人,他没办法成为她的爱人,就让他在她身边保护她,他知道邝钟肯定会将马赛保护的很好,他想,他应该放下了,他没有办法说服自己不再喜欢马赛,但他会隐藏好自己的情感,想到这,他苦笑了一下,以后就让我以哥哥的身份保护她吧。

 

      柯宥嘉贱兮兮的对朱西宁说:“西姐,这么说的话,我就是月老了,你说邝队会不会给我个红包什么的。”正当柯宥嘉沉浸在自己的想象中时,静儿到柯宥嘉身边说:“大神,依我看啊,你再说下去,不但不会有人给你红包,还会挨顿打呢。”说着眼睛朝廖北京撇了撇,柯宥嘉秒懂,闭嘴开始工作。

     

昨晚熬夜写完的,没来的及发
字有点丑,大家凑合着看